廣州2元超市加盟聯盟

在上海避難的猶太人

美示 2019-06-17 16:55:14



1933年,希特勒擔任德國總理以后,開始大規模排斥、殺害猶太人。19381939年以后,納粹在歐洲排猶愈演愈烈,迫使幸存的猶太人背井離鄉。上海由于當時特殊的政治格局,成了猶太難民最重要的庇護所!從1933年到1941年,上海先后接納了3萬多名來自德國及德占地區的猶太難民。其中除了約5000人經上海去了別處以外,其余2.5萬歐洲猶太難民一直生活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



猶太難民中,很多是律師、醫生、藝術家、工程師、高級職員、商人、手藝人(如面點師、縫紉工等)、教師、技術工人、服裝設計師。


霞飛路 今淮海中路



舟山路一帶是大多數猶太難民到達上海的第一個居住地,附近的摩西會堂從1927年開始就作為一個宗教場所,到猶太難民集中到達時已經變成為一個日漸重要的精神場所,給予大部分篤信宗教的猶太難民以精神慰藉


摩西會堂


上海猶太人早報


1940年,上海工部局規定只要猶太人肯花錢修復被戰亂毀的商店或住宅。他們就能獲得貸款。此后的一段時期,勤勞的猶太人紛紛修建房屋,開店迎客。提籃橋地區在他們的經營下出現了繁榮復興的景象。唐山路、公平路、熙華德路、匯山路等街區得到重建,舟山路成為一個商業中心,還出現不少具有中歐風格的房屋。街市上開設丁露天咖啡館、面包房、酒吧、西餐館,濃郁的中歐生活情調使不少猶太難民有了家鄉的溫情和感受。

熱鬧的舟山路



1943年2月,日本占領軍當局在上海對猶太難民建立了“無國籍難民隔離區”。蘇州河以南居住和就業的歐洲猶太難民約4000人,在日本逼迫下不得不匆忙賤價變賣家產、店鋪,在期限內搬遷至隔離區。隔離區狹窄的弄堂、破舊的房屋,徹底打破了猶太人的夢想。隔離區主要通道全部用柵欄、路障封閉,由日本憲兵把守,區內實施保甲制度,進出要憑通行證。此外,由于人數眾多,許多難民只能居住在類似兵營的一個大房間中,條件好點的一家人擠在一個小點的套間內。


被迫遷往隔離區的猶太人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猶太難民在國際猶太人遣返委員會的幫助下,他們逐漸離開上海回到了歐洲。提籃橋地區的發展,在號陳“小維也納”曇花一現繁華之后,又重新回歸了平靜。與整個上海的發展一起,共同經歷了新中國的起步和騰飛。今天的提籃橋在經歷滄桑之后依然保持著它的特色,其影響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大。每年與當年猶太難民相關的展覽、演出、學術討論會在世界各地舉辦,據此改編的影視作品也時有推出。德國柏林猶太紀念館內“上海虹口”作為一個主要的避難方向用箭頭清晰的標注在墻上。很多國內外旅游者和學者分分來到提籃橋進行探訪,認識到其特殊的價值。

舟山路建筑仍然保存較好的舊貌



上海音樂學院(原上海猶太總會)


上海猶太難民紀念館,(虹口區長陽路62號)




猶太文化地標指南:


虹口:摩西會堂

上海猶太難民紀念館(長陽路62號)

黃浦:沙遜大廈(南京東路20號)

字林西報大樓(中山東一路17號)

漢米爾登大廈(江西中路170號)

都成飯店(江西中路180號)

哈同大廈(南京東路233-257號)

慈淑大廈(南京東路349號)

迦陵大樓(南京東路99號)

慈安里大樓(南京東路98-114號)

安利大樓(四川中路320號)

靜安:嘉道理公寓(延安西路64號)

哈同花園(延安中路1000號)

馬勒住宅(陜西南路30號)

拉希爾會堂(陜西北路500號)

太平花園(陜西北路470弄)

斯文里(新閘路632-712號)

卡爾登公寓(黃河路65號)

盧灣:凡爾登花園(陜西南路39-45弄)

蘭心大戲院(茂名南路57號)

徐匯:沙發花園(淮海中路1258弄4-77號)

愛德華.埃茲拉住宅(淮海中路1209號)


長按二維碼 即可關注 美 示

318098铁算盘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