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2元超市加盟聯盟

一個勞模的墮落軌跡思明區政協八屆原常委、提案辦主任陳風違紀案例剖析

思廉明志 2019-06-17 16:54:40


他曾是一名省級勞模

也曾在光環與掌聲中奮斗成長

卻在臨近退休時轟然倒塌



他就是思明區政協八屆原常委、

提案辦主任陳風


今年5月11日,58歲的陳風因嚴重違紀問題被思明區紀委立案審查,之后被開除黨籍,并因涉嫌違法犯罪被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我錯了,主要責任在我!”面對提問,深陷高墻之內的陳風眼眶泛紅,時不時地用手掌使勁地壓住雙眼,欲哭無淚。



事情是這樣的……


9月8日,市紀委下發了一份針對陳風嚴重違紀案件及其教訓警示的通報,指出該案是一起典型的不收斂不收手、在公共資源配置領域權錢交易以及抱團侵吞公款的基層腐敗案件。


經查實,陳風嚴重違紀主要在時任鼓浪嶼街道辦主任和思明區委宣傳部副部長期間。



危險的滑坡

思想滑坡 他沒有守住初心


陳風年輕的時候,也是一個有想法、求上進、愿干事的人。高中還沒畢業,他就到了街道辦的一家眼鏡廠工作,從一名普通的工人做起,艱苦奮斗,一步步成為該廠廠長,并推動該廠成為思明區第一家中外合資企業,擔任合資企業董事長,為此得到了組織的肯定和群眾的信任。他26歲加入中國共產黨,獲得過省、市勞動模范和“青年突擊手”等榮譽稱號,并由優秀工人轉為國家干部。之后,職務從街道科員、副主任、副局長、辦事處主任一直升任到區政協常委。


可惜陳風沒有守住初心,在他任鼓浪嶼街道辦事處主任尤其是思明區委宣傳部副部長期間,逐漸放松對自己的嚴格要求。陳風反思說,自己長期在經濟領域工作,經常關注的是經濟指標,沒有把理論學習、政治學習、黨紀法規的學習入心入腦,造成人生后半段思想放松和滑坡。


陳風的思想滑坡有跡可循


在他任鼓浪嶼街道辦事處主任后期,他的工作狀態開始發生變化,“工作干勁有些消退、松懈。”對應的卻是其生活內容日益豐富起來,喝酒成為他一段時間的重要內容。鼓浪嶼街道轄區內的商戶經常邀請他去喝酒,有時候晚上喝完酒還要去KTV唱歌到深夜。他在悔過書中寫道:“后來在交友方面不慎,有時跟他們吃吃喝喝。”在吃喝中,個體戶嚴某某成了他的好友,也正是嚴某某把他推向了嚴重違紀的道路。



思想滑坡了,陳風對廉潔自律要求也隨之放松。2010年中秋,經營酒樓、家庭旅館的個體戶林某,安排員工拿著伴手禮和購物卡送給陳風,以爭取陳風把鼓浪嶼街道辦的一些接待活動安排在他經營的酒樓,陳風半推半就收下了。此后,陳風多次收受林某以及街道轄區內其他一些商戶送予的禮品、購物卡、禮金等。



陳風轉任思明區委宣傳部副部長后,自認為“職務沒有再提升的可能,就放松了各方面的學習”。不僅如此,他的事業心、責任感也逐漸消退,熟悉他的人開始感覺他“工作不上心”、“有時候向他匯報工作,他經常表現的就是能不做就不做,有點為官不為的樣子”。


調查期間,執紀人員發現他使用的手機里面儲存了不少內容不健康的視頻資料。



思想滑坡導致斗志消退、激情減弱、工作松懈,陳風逐漸喪失了原來勤奮敬業、克己奉公的初心,在“溫水煮青蛙”中迷失了自己,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致命的誘惑

貪欲之門 被打開就很難再關上


“我真不應該拿那筆錢,它是我工作中收受的第一筆大數額的錢。”回憶起自己收受個體戶嚴某某送的7萬元時,陳風揚起頭,眉毛緊鎖、一臉的痛苦和后悔。


那是2012年10月的一天下午, 嚴某某在開車送陳風下班回家的路上把一個裝有現金的塑料袋塞給他,說是讓他買點好茶喝,以感謝陳風幫助他承租了鼓浪嶼街道下屬單位的兩個店面。

早在2011年初,嚴某某得知鼓浪嶼街道下屬單位向鼓浪嶼房管所租用的辦公店面要對外出租,便找陳風幫忙承租店面。當時有不少人都想承租該店面,是陳風最后拍板決定給嚴某某承租。此后,應嚴某某請求,陳風又親自出面與鼓浪嶼房管所協調,同意將原辦公店面改為商業經營用途。

為此,這兩個地處鼓浪嶼黃金地段的店面,讓嚴某某賺取了巨額利潤,卻也因為沒有被合適地處置,造成國有資產的重大流失。


“看到嚴某某送來的這么一大筆錢,當時我還是有點害怕,并打電話與嚴某某進行了溝通,但最后還是抵制不住誘惑,收下了那筆錢并把它放在我的銀行賬戶里投資理財。”


這是一個致命的誘惑。這筆“好處費”大大刺激了陳風的貪欲。他僥幸地認為自己已經調離街道辦,收嚴某某的“好處費”更不會出什么事。他在悔過書里寫到:“嚴某某得到利益后,給了我好處費,就這樣自己的金錢思想變化了。”



2014年,當他獲悉市紀委在查處鼓浪嶼有關單位案件時,才開始有點擔心東窗事發,他在談話筆錄里交代:“那段時間一直忐忑不安,擔心被查。”同年10月底的一天,他把之前收受嚴某某的29萬元現金全部交給嚴某某。


可是不到3個月,或許以為風頭已過的陳風又打電話給嚴某某,以幫助女兒購置住房為由,向嚴某某要回了全部錢款。


“貪如火,不遏則自焚;欲如水,不遏則自溺。”抵制不住誘惑的陳風最終利令智昏,在我市反腐高壓態勢下依然不收斂不收手,2016年、2017年春節再次收受嚴某某送予的現金共計近10萬元。


“如果一開始就堅決拒絕收受嚴某某送來的錢財,也許我就不會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鐵窗里的陳風雙手交叉緊握在一起,牙關緊咬,沉默了很久。



墮落的黃昏

肆意侵吞 讓公款成為“囊中之物”


53歲時,陳風被任命為思明區委宣傳部副部長。正是在這一任職的近5年間,臨近退休的他近似瘋狂的貪欲和行為令人震驚。


2013年,思明區委宣傳部有關領導決定讓陳風負責機關財務支出審批。陳風擁有了“一支筆”財務報銷審批權,本應要管好、用好單位的財務支出,可他卻濫用“一支筆”,與他的下屬——綜合科原科長劉力爭(因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并因涉嫌違法犯罪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沆瀣一氣,利用職務之便虛開、虛增有關宣傳活動業務票據套取公款并進行私分。


他們共同侵吞第一筆公款是在2013年4月


當時思明區委宣傳部要印制一套理論文集,劉力爭聯系了一家廣告公司來制作,并要該公司在項目結算時,通過虛增數量和細項等方式多報出2萬元。


“事前,劉力爭告訴我這種理論文集實際可以少印一些,結算時按照預定的數量報費用清單和開發票,把沒有印的那部分費用套出來。對此,我表示了同意。”陳風在審查筆錄里坦白,經費報銷是由劉力爭具體經辦,他負責最后審批。


項目資金由區國庫支付中心轉賬到該公司后,該公司將多領報的2萬元返還給劉力爭,劉力爭就將1萬元現金送到他辦公室給了他。


此后,他們一發不可收拾

由于兩人職權呼應、“配合默契”

公款成為他們“囊中之物”


他們抱團侵吞的公款一年比一年多

其中,陳風侵吞公款總計多達數十萬元


“我們后來不是越來越放松,而是越來越放肆。”劉力爭回憶他與陳風那段時間瘋狂套取公款行為,連自己都不好意思。


據統計,涉案的幾家公司在過去的4年里共承接了思明區委宣傳部55筆業務,有36筆業務的公款是以虛開、多開票據的形式被套取私分。公款報銷所要求提供的票據及相關附件材料很不完整,在這些被套取公款的報銷憑證中,只有2筆業務合同。


陳風在鼓浪嶼街道辦任職期間,對單位財務把關比較嚴格,被人戲稱為“鐵公雞”。但此時,他被貪欲蒙蔽了雙眼,放棄把關并共同參與侵吞公款。“覺得自己快要退休了……經不起金錢的誘惑。”陳風悔恨自己沒有在利益面前把持住自己,沒有在紅線面前及時止步。



“如果當時有人黑下臉來提醒監督我,該多好!”陳風嘆息說。可惜沒有如果,只有伴隨他的手銬和失去的自由以及相關榮譽和待遇。



短評
權力必須被及時有效地監督


“要是當時能有人黑下臉來提醒監督我,該多好!”陳風以失去自由、戴著手銬的代價,終于醒悟監督對他的珍貴。他在鐵窗里的一聲嘆息,令人警醒。


陳風走到今天這一步,完全咎由自取,正如他所說“責任主要在于個人”,但是,如果在他違紀初期能被發現并及時提醒教育、監督糾正,讓他紅紅臉、出出汗,也許他就不會走到如此嚴重違紀以至涉嫌違法犯罪的道路。


陳風與劉力爭抱團侵吞公款,手段并不高明,但是行為很惡劣。四年間,由陳風審批的30多筆宣傳活動業務都被成功套取公款,數額達到近百萬元。其中有不少被財務支出的宣傳業務根本就沒有發生過,其財務支出的票據及其所需附件材料也很不完整。


內控缺失如此嚴重,用信任代替監督是主要原因。此外,也存在一些人不愿監督、不敢監督的問題。有關人員和部門日常監督和職能監督的缺失,導致陳風肆意違紀問題沒有被及時發現和糾正。正如有人反思說,如果有關人員不只是對他們報銷票據的合規性進行形式審查,還對項目進行實質核實,一些虛開、多開發票的行為就可能被及時發現。如果有關部門多幾次常態化的專項檢查,他們又怎么可能如此輕而易舉地侵吞公款?


“如果當時有人指出我們報銷過程存在的明顯問題,哪怕只要一次,我也絕不會如此大膽和瘋狂。”“在我負責‘一支筆’的四年間,很少有領導談話提醒我要守本分、明責任,如果當初有人能扯一扯自己的袖子,也許不至今日。”劉力爭、陳風在鐵窗里的嘆息,不亞于一聲長鳴的警鐘。


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權力被及時和有效地監督,實質上是對領導干部的保護。因此,必須建立科學健全的監督體系,有效規范權力運行,使可能導致違法違紀的行為得到及時有效的制止和糾正。


打擊腐敗,點個ZAN吧!


318098铁算盘心水论坛